劉曙峰:人工智能發展正進入未知領域,直接用于投資的想法很危險
日期:2019-06-12    來源:券商中國    瀏覽次數:7583次
大數據、人工智能……伴隨越來越多前沿技術被金融行業所運用,金融科技已經成為各家機構爭相發展的重要領域。

金融科技的未來發展究竟會怎樣?會給我們帶來哪些便利、又有哪些新挑戰?就這些行業關注的熱點問題,券商中國記者近日對恒生公司總裁劉曙峰進行了專訪,這位國內金融科技龍頭公司的掌門人分享了自己的前瞻觀點。

核心觀點:
1、我們對金融科技的理解是服務于金融業的技術本身,中國一定會出現全球領先的金融科技公司。
2、金融的本質是管理風險,技術的本質是發展技術,這兩者的本質不一樣,恒生會始終聚焦在技術領域,不會進入金融業務領域。
3、大數據時代數據隱私的保護是一大挑戰,數據的產權應該屬于個人和客戶。
4、人工智能發展還有基礎性問題待解決,有可能帶來很大風險,在這個未知領域探索要保持敬畏和謹慎性。
5、把人工智能直接用在投資的想法有點危險。
6、恒生重視研發投入,目前設置三級研發體系,90后已經占到公司人員的50%以上,培養年輕人對工作本身的樂趣是激發他們創造力的重要因素。

金融科技是服務于金融業的技術本身

券商中國記者:國內市場上,我們看到傳統金融機構、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等都在積極發展金融科技,您對金融科技的未來有哪些判斷?
劉曙峰:關于金融科技,今天我們在這個概念上有不同的理解。有一種是把一些創新技術的手段用來做金融業務,稱之為金融科技,但我們的理解是科技是技術本身,是服務金融業的技術。很多人對金融科技的理解是前一種,認為是用技術手段做金融業務,我們是認為,我們是做技術,技術是服務于金融,這兩個顯然發展方向是有差異的。
金融是持牌業務,金融是要敬畏風險的,如果做金融,就要按照金融本身的特點來發展,要敬畏市場、敬畏風險,要合規、持牌地去做業務。我們理解的金融科技是技術,我相信技術在業務發展的過程中,從風險管理、業務開展、風險識別、資產識別等各個環節,都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所以金融科技的發展是金融業務發展的非常重要的推動力量,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能夠引領業務本身發生變化,會有很好的發展前景。
我也相信,隨著技術的進步和金融本身的發展,中國一定會出現世界級的科技公司,這里我說的是第二種理解的科技公司,一定會出現全球領先的金融科技公司。因為中國的經濟體量也會繼續發展,今天我們是全球第二大,我們的金融市場本身還在不斷發展過程中,多層次資本市場還在建設過程中,所以金融科技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這樣一個全球領先的金融科技公司在中國出現,不一定是我們公司,但我們把這作為我們的愿景,我們也愿意為此做出努力。
券商中國記者:您提到了技術和金融業務的結合,您怎么看待金融和技術的關系,恒生未來會不會直接深入到金融業務領域?
劉曙峰:不會,我們很清楚我們要干什么、我們能干什么、我們會干什么。我們是一家技術公司,技術是我們會干的事,是我們能干的事情,當進入到金融業務的時候,毫無疑問技術在金融業務發展過程中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但是也要千萬記住,技術和業務是兩碼事。金融的本質是管理風險,技術的本質是發展技術,這兩者的本質是不一樣的。技術可以成為一個環境,甚至是生產力提升的重要部分,但業務是業務,技術是技術,恒生會始終聚焦在技術領域,不會進入金融業務領域。


人工智能應用還有基礎性問題待解決

券商中國記者: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發展能給金融帶來很多好處,但它們會不會同時帶來一些潛在風險?在技術門檻比較低的時代,金融業是否會面臨一些挑戰?
劉曙峰:大數據發展給我們帶來很多新的應用場景,對生產力和效率有很大提升,大數據時代,AI就是生產力,這是進步。但我們也看到,其中也隱藏一些潛在風險。
首先,比如關于數據隱私、數據保護和數據產權的問題,在這方面,我們整個環境沒有那么完善。恒生作為一家公司,我們在商業條約方面是非常清楚的,我們是提供技術服務的,數據的產權屬于客戶。更進一步而言,我們認為每個人的個人數據應該都是屬于個人的。但今天可以看到在我們生活中個人數據有被不正當使用的狀況,我們會擔心隱私有沒有得到很好保護,這是一個挑戰。
第二,數據在合規使用前提下,這些數據通過模型展現出來,會不會缺少一些溫度。在運用過程中暫時還沒辦法找到答案,會不會變得機械,得出的結論是不是似是而非的。今天人工智能的發展和傳統的邏輯分析、因果分析是不同的,它不講因果和邏輯,只講統計上的相關性和結果,這條路在機理上是不是還存在一些基礎性的問題,還有待解決,有可能會帶來很大風險。我們需要在這些技術進一步深入應用時,再繼續觀察。機器下棋可以,但在一些更加人文化的環境里可能會面臨很大挑戰,可以說我們正在進入一個未知的領域,在這個未知領域里探索時如何保持敬畏和謹慎性原則非常重要。
此外,把人工智能直接用在投資上,這個想法本身是有點危險的。在投資交易過程中,人工智能可以用在對歷史交易的分析,去更好了解比如說一只股票在歷史上的交易屬性。

券商中國記者: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具體到服務于實體經濟,你們有什么樣的服務?
劉曙峰:首先在對私募機構服務中,從投資和募集方面,我們都能夠讓它變得更加簡單。從實體經濟來說,私募本身很大程度上是服務實體經濟的,PE、VC,尤其是現在我們看到很多私募的投資越來越向上游走,投一些VC或者天使,對創業創新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動力來源,可以說,沒有VC就沒有今天很多的科技上的成果,沒有這些錢,沒有這些VC,哪里來的這些創新型的公司?我想這是一個。
今天我們也看到,更多的創業公司在各個不同的領域,今天我們進入了下半場,叫產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就是需要做to B的數字化升級,這一過程創造了大量新的機會,這些新的機會仍然需要我們的投資基金去支持它。
第二個方面,從二級市場來看,二級市場是一個更高效率的配置,如果我們能夠把這些市場資本更有效率地配置給有真正創新能力的企業、上市公司,那其實它是能夠發揮給實體經濟極大效用的,而私募基金特別愿意尋找有創新精神和真正扎實去做基礎工作的公司,不排除有很多投機的因素,但私募基金實際也有很多亮點。真正要把一個基金做好,是需要發現市場上的成長因素,這是對實體經濟的貢獻。
把新技術很好應用到金融業務場景、形成解決方案是恒生的核心競爭力


券商中國記者:近期的中美貿易問題,讓我們看到科技強國的重要性,對軟件領域的發展各方也很關注。恒生是國內金融軟件行業的龍頭企業,您覺得恒生的核心競爭力和護城河在哪里?
劉曙峰:因為中美貿易問題,對中國有一些科技方面的對抗和限制。雖然對恒生沒有什么直接影響,但仔細思考,這背后就涉及到自主可控的問題。科技本身的發展是全球化的,尤其是信息技術、互聯網、數據技術,這些基本技術的發展是沒有國界的,也是一些基礎技術。從我們視角來看,沒有看到這樣兩個主要經濟體之間的矛盾會對我們的技術和業務發展。我們涉及到的技術本身它的發展是全球化的。
從自身來看,我們的核心能力是在應用層面,把技術用在金融的相關業務,把新技術發展應用到金融業務場景中,形成解決方案,這是我們的核心能力,也是我們的護城河所在。我們的技術可以稱之為應用技術,當然它也有一些底層的東西,比如說中間件,最基礎、最核心的底層就是中間件,技術中間件、數據中間件和業務的中間件,在這類中間件方面我們在公司剛成立就做自主研發,投入了大量資源,每年持續投入,投了20多年,在這方面技術我們很有信心。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其實是打仗打出來的。我們最開始的競爭對手就是一些國際知名公司,他們的中間件和我們的中間件在金融領域有很強的直接競爭關系,我們這一仗從98年開始,一直打到2003年我們上市時候,我們花了5年時間最終大獲全勝,他們慢慢退出了市場。
我們的基礎技術是經過驗證,也是完全自主的,現在想想還挺自豪的。我們的中間件還和浙江大學一起獲得過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這是自主可控、核心競爭力所在。它的體現更多是在我們平臺上嫁接不同業務場景,提供不同解決方案,這也非常重要。我們是科技公司里最懂金融的,如果和金融類公司相比,我們又是最懂技術的,我們能把技術和金融業務結合得很好,這也是我們核心競爭力的來源。

券商中國記者:恒生在研發方面的發展情況,在機制上有沒有什么創新的做法?
劉曙峰:大家講到恒生時候,有一個印象是恒生在研發上投入特別大,占到公司收入的40%以上。我們的研發分成三級體系:
最底層體系是恒生研究院,研究院是研究基礎技術和前沿技術,比如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基礎技術研究;
第二級是研發中心,研發中心更多是一些具體的技術平臺的實現,比如中間件就是研發中心的產品,這些仍然是基礎的,但和應用已經有所結合;
第三層研發,就是解決方案、應用產品的研發,這就是直接和業務結合的,比如說來了一個新業務——衍生品,那么衍生品的定價系統怎樣開發,這就是具體的應用場景。
恒生研究院、恒生研發中心和各個產品研發部門構成了我們的三級研發體系,從而最終為金融機構提供解決方案。
人才是最基礎的資產,是公司核心競爭力,我們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說發展的雙通道,怎樣營造更愉快、單純的工作環境,隨著85后、90后成為我們的中堅力量,如今90后已經占到公司人員的50%以上,年輕人對工作本身的樂趣,是能夠激發其創造力非常重要的因素,怎樣讓工作本身變得更有樂趣,這是我們在員工體系里思考的重要方面,我們有員工關懷中心,剛開始嘗試推進和員工日常有更好互動,幫助員工解決一些實際問題,營造開心的工作環境,讓大家能開心的工作。
分享到:
與我們互動
Copyright ? 2019 Hundsun Technologie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09092082號-5 浙公網安備33010802003988號
性爱视频